快捷搜索:

港媒:“光复香港”就是煽动分裂谋求“港独”

一个政治运动的口号每每代表着其本色和属性。这场反修例风暴,由开始时的所谓“反送中”,到变来变去的“五大年夜诉求”、“六大年夜诉求”,到近日已经变成了“克复喷鼻港,期间革命”。“克复”和“革命”,不论从历史上、语义上、内涵上,都是鞭策决裂,钻营推翻现有政权,从而实现“自力”,而不是一些否决派人士所谓什么“反黑暴”、“钻营高度自治”。这是一个政治意味极端光显、政治目的十分明确的口号,反应了这场暴乱的本色:便是经由过程暴动袭击警队、瘫痪政府,着末经由过程“双普选”谋取喷鼻港管治权,“克复”也者,便是“自力”。这已是和尚头上的虱子--明摆着。

这场风暴肇起于反修例,这样在6月中政府发布修例事情“暂缓”后,反修例人士已经“成功争取”,这场风暴也应该告一段落。然而,暴乱不只没有止息,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,更呈现攻下立法会,在各区接连发动暴动,之后更蜕变成到处放火破坏,破坏港铁、打砸商铺、打击市夷易近、打单商户、要置警员于逝世地等类似可怕主义的行动。为什么在反修例议题已经不存在之后,幕后势力仍旧不歇手?

“克复喷鼻港”妄图让外国势力治港

他们说是由于“五大年夜诉求”仍未有回应。然而,“五大年夜诉求”的重中之重“撤回修例”已经回应了,至于其他诉求原先就不知从何而来,谁人而定,以致完全违抗法治,且有关内容又变来变去,“五大年夜诉求”之后又变成“六大年夜诉求”、“七大年夜诉求”,根本是没完没了,阐明幕后操盘者提出这些诉求,目的不在于政府回应,也不在于办理问题,而是要延续这场风波,不让其随意马虎停止,更要赓续刺激示威者,赓续给他们新的义务和诉求,让枪弹多飞一会,将风波赓续延续。

直到早前反修例人士终于喊出了“期间革命,克复喷鼻港”的口号,而这个口号更俨然取代“五大年夜诉求”,成为这场风暴的真正目的,只管很多参加者、支持者都未必知道“克复喷鼻港”的含义。部分政客更故意误导市夷易近,例如毛孟静指,在她的理解中,“克复喷鼻港”代表“反暴反黑”,“期间革命”是要求喷鼻港获得被允诺的高度自治。这个貌似四平八稳的“解释”,也彷佛成为了否决派的合营口径,但这是事实吗?当然不是。

这个口号最早来自梁天琦,他在2016年参加立法会新界东补选就提出有关口号,他当时为了“入闸”,固然不敢果真提倡“港独”,但他这个口号显然是呼应其“港独”派的背景。从字义上阐发,“克复”便是“规复故国”、“收复掉土”的意思,例如国夷易近政府为纪念在二战后从日本收回台湾,就设立“台湾克复节”。至于“克复”英文Liberate,便是“解放”的意思。将“克复喷鼻港”合起来,便是要“解放喷鼻港”,并规复港英时期的管治,让外国势力从新统治喷鼻港,这便是“克复喷鼻港”的含义。

要将喷鼻港从国家决裂出去

至于“革命”,当然不是文斗,而是武斗,《今世汉语字典》对“革命”的定义便是“用暴力篡夺政权”,其本色上“革命是暴动,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。”

以是,“克复喷鼻港,期间革命”,根本不是毛孟静之流所说什么争取“高度自治”,更不是什么“社会厘革”,而是采纳暴着手段,推翻现政府“解放喷鼻港”,并将喷鼻港管治权重交到西方手上,以是近期的示威聚会会议,每次都有大年夜量人高举英美旗帜,假如这场运动是喷鼻港内务事务,他们有需要如斯果真勾连外国势力?黄之锋等人会做出约请外国制裁喷鼻港这些“汉奸”行径吗?傍边玄机,正阐明“克复喷鼻港”的目的。

喷鼻港1997年已经回归祖国,早已不存在所谓主权问题、治权问题,但一些人、一些势力照样断念不息,要将喷鼻港从国家决裂出去。但摆明车马的“港独”,不只没有市场,更会遭到强力袭击,于是才有什么“克复喷鼻港,期间革命”这种翰墨游戏,但其翰墨虽不合,内容却是一样,便是鞭策决裂和钻营“自力”。这一点,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显然是旁不雅者清。现在这场暴乱的本色和底牌已经裸露出来,市夷易近还要成为这些醉翁之意的幕后黑手的棋子吗?

作者: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

滥觞:喷鼻港《文陈诉请示》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